伶人醉

谢谢喜欢!
我爱的cp很多呀,比如杰佣/忘羡/信白等等
希望你们关注我!

福利收到了,超棒!超级喜欢!言语都不能表达我的心情!
最后表白太太! @攻君🌈

临摹了太太的稿子,艾玛是天使!
没带铅笔只能用圆珠笔画了,请无视我改了好多次的胳膊(瞎画的
@一下画画超棒的太太:@蓂荚

单篇一、花吐症进行时

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文风,希望喜欢!
留下小红心小蓝手好吗?谢谢!

01.

奈布.萨贝达,一个因伤退役的二十二岁佣兵,想要寻找战争上的刺激感而来到庄园参加游戏。而今——

他十分惆怅。

“嘿,奈布,祝贺你,你患上花吐症了。”穿着护士服口称医生的艾米莉.黛儿——虽然这么说很奇怪,但她确实是一位内科医生。她摘下口罩,微笑着对奈布说。微卷的棕发使她看起来更加成熟,简单的珍珠耳钉缀出女性的知性,事实上她也确实比奈布大出不少。

“……我很难受,”当事者歪头,微微皱眉,“这是什么病?为什么要祝贺我?”

“花吐症,一个神奇的病症,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,咳嗽,从口中呕吐出花来。”艾米莉边说边丢掉了她的一次性手套,“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。”

奈布扯了扯兜帽,使其在他的面部洒下一片阴影,避开了艾米莉的视线——他可从来不擅长和女士交谈。

“那为什么要祝贺我?我可不觉得这是件好事,艾米莉。”说完,他又从嘴里吐出几片玫瑰花瓣。

“恩,色泽鲜艳,清香扑鼻,”艾米莉捡起一片嫣红的花瓣,“这说明我们的纯情小处男终于开窍啦,”她坏笑道,“而且暗恋了个男的哦。”

据知情人士透漏,在医生小姐说完这话后,佣兵先生的脸在其瞬间变得如熟透的苹果一般。

“别开这种玩笑,”奈布把兜帽拉得更低了,“我可是个钢铁直男,如钢针一般直。”

回形针吧。艾米莉在内心笑道。

“不用担心,”医生的表情似笑非笑,看上去带着满满的欣慰,“只要对喜欢的人的一个kiss,嗯哼,皆大欢喜。”

“那么……方便透露一下?”艾米莉对奈布使了个眼色,却在下一秒被吓得,应该说是惊讶得要跳起来——

“这就是我惆怅的原因。”

“因为我不知道我暗恋的那个人是谁。”

02.
 
一个人因为暗恋或思恋一个人而成疾,这很正常。

但如果你不知道你暗恋的是谁,还能成疾,这就十分优秀了。

比如说我们只为寻求刺激而来到庄园参加游戏的退役佣兵,奈布.萨贝达先生。

并且声称自己绝不可能喜欢男性。
 
“哦,我的上帝呀,这你可不能乱开玩笑!”艾米莉漂亮的双眉皱在了一起,怪里怪气道,“这要是真的,就糟糕了。据我所知,你出现症状的时间是在昨天,也就是说,你只有六天的时间找出那个你暗恋的人,并让他与你接吻,否则,”

“你就会死。”

“听起来怪吓人的。”奈布苦笑道。
 
“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,奈布,”艾米莉严肃起来,“现在,告诉我,你对庄园里的哪个男性有感觉?”

奈布低头沉思,半晌,他缓缓抬起头,“什么是……有感觉?”

“……”该死,忘了他是个佣兵,十多年都在打仗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了解情爱这种东西?艾米莉手托着下巴,换了个说法,“就是说,你见到庄园里的哪个男性,会感觉不对劲,或是心跳加速?”

奈布斜睨向窗外庄园灰色的天空,扯了扯兜帽,过后十分确定地道出:

“裘克。”

艾米莉的眉头皱了皱。

她正要说些什么,奈布的下文却让她无话可说。

“里奥,班恩,”

“……还有杰克。”

“……你是认真的吗?”求问哪位求生者遇见监管者不会心跳加速?“倒不如说在克利切讲那些黄色段子时你会脸红心跳。”艾米莉简直想骂人,基于女士的矜持,她将一口的脏话咬下并吞下了肚。

“嘿,别这样。”奈布辩解道,“但说真的,庄园里,确实只有他们四个男性会让我心跳加速。”

监管者吗……艾米莉咬咬下唇,“好吧,那你这几天就去和他们接触接触,确定了让他们亲你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这是说亲就亲的吗?

奈布十分惆怅。

03.

如果一个求生者看见自己的队友将兜帽拉得很低,戴着医用口罩,并且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怨意,还常常不知从哪儿掏出几片玫瑰花瓣来——毫无疑问的,那就是我们的退役佣兵奈布.萨贝达先生。

“哦我的上帝呀,奈布你这是怎么了?”艾玛担忧地看着奈布,话余之际理了理自己的草帽。

“没关系的,艾玛,做好我们的事就好。”艾米莉拍了拍她以此安慰,而奈布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用担心。

游戏就此开始。

开局很顺利,电机已经开了两台,监管者还是没见着影。电机声吵得奈布脑袋昏昏沉沉,他觉得是时候了,便报复性踹了踹眼前的机子,并将一块木板来回翻动,试图将监管者吸引过来。

“嘭咚、嘭咚……”心跳声愈来愈强烈,奈布下意识地调好护腕,向四周望去——

是裘克。

“怎么又是你这佣兵?”显然裘克对奈布并没有什么好印象,他甚至还清楚地记着上一句游戏奈布连续用板子砸了他三次,以至于回监管者宿舍时每个人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。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。

趁这个卡顿的间隙,奈布走上前打量着他。灰蓝色的双眸闪烁着细碎的光,但不知为何又在审视了裘克一番后陨灭。他不住咳了几声,抛出几片玫瑰花瓣就走了。
 
“?”怎么回事?

监管者看着佣兵一个冲刺跑远,低头看了看跟前的玫瑰花瓣。

鲜红刺眼。

但不知为什么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非常淡的血腥味,被嗅觉灵敏的监管者捕捉到。

貌似是这些花瓣发散开的。

裘克一时呆在了原地。而这个不算插曲的小插曲以至于他一整局下来都处于呆愣的状态,拉锯撞墙数次引来了切克利无情的躺地嘲笑,甚至还被他那副宛如恶龙咆哮的模样吓到。而到最后游戏结束后好像顿悟了什么,哭丧着一张脸回到了宿舍,这让他看起来有些面目狰狞。
 
“嘿,裘克,怎么了?”杰克一如往常般哼着小曲,坐在椅子上擦拭着指刃。

“我觉得我失去了梦想。”

“?”

04.

乌鸦是个令人不讨喜的种类,至少在这个庄园的求生者们看来是这样的。
 
夜间,银月高挂,而漆黑的使者们嘶哑地叫了几声,便知趣闭上了嘴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代替群鸦打破了夜的寂静。奈布从床上坐起,将捂住嘴的左手摊开,上头静静地躺着几片花瓣,而丝丝鲜血将玫瑰的红色衬得更显妖冶。

“……”奈布无话,只将放在床头的针管往自己的静脉上一扎,一推,便倒头睡了回去。
 
地上倒着三个小空瓶,看样子大概是装了什么药剂的容器。

“奈布,你一天最多只能用两回镇静剂,不能再多了,否则你可能会睡死过去。”耳边依稀传来医生小姐的叮嘱,他苦笑,用被子将自己整个卷了起来,如襁褓中的婴儿般,撇去脑中所有的思绪渐入梦乡。
 
可黎明已至。

庄园的天空永远都是灰与褐色,无论求生者还是监管者,都只能依靠着一本会自动翻动的日历来了解时间。

而奈布则清楚地记着——

只有两天了。

“嘿,艾米莉,早上好。”

“早啊奈布,你看起来脸色很差。四个监管者中还没确定下来?”艾米莉担忧着看向奈布的黑眼圈。

“……其实都没什么感觉。”奈布微微低头。

“怎么会呢?”

“裘克、班恩和厂长倒是挺好确认的,就是杰克……”奈布顿住了,似乎在组织措词。

“杰克怎么了?”

“……他最近好像在躲着我,或者说,排斥我。”

“游戏中,当我想问他话的时候,他却直接攻击我——”

“毕竟是监管者。”艾米莉插道。

“也许吧。”奈布耸耸肩,掏出口罩中的花瓣,“但游戏结束后,我想去找他,他却直接从我身旁走过去了,看都不看我一眼。”

他的声音由于几天的咳嗽而变得沙哑。
 
“你在我这儿可以不用戴口罩的。”艾米莉道,“毕竟庄园里就我知道你有花吐症。”

“我觉得我不可能是暗恋他。这家伙真不令人喜欢。”奈布摘了口罩,玫瑰花瓣随着他的言语而落下,“这个伪绅士。”

“也许他知道我有花吐症,以为我暗恋他所以故意不理我想让我直接凉?”

艾米莉扶着额头,“哦我可爱的奈布,您的思想能别那么黑暗么?”

“还有,基于你刚刚的说法,我觉得你有九成就是暗恋杰克,而自己却毫无察觉。”

“这是一种心理暗示。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,他的行为举止会牵动着你,而有时却可能不顺你的意而令你无意识地反思——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喜欢的。久而久之,就会产生一种‘我不可能暗恋他’的错觉,所以你才会这么确认并且说出这种话。”

“但大脑个体是不会说谎的,所以你依旧暗恋着杰克,只是你毫无察觉。有没有这种感觉,也就是说当杰克做出什么举动时,你只是主观性地判断对与错,但本体上并不排斥?”

奈布沉默了。

“这可能就是你得花吐症的原因了。”艾米莉翘起二郎腿,喝了口水润润有些干渴的嗓子。

“可能吧,我觉得你更适合去做个心理医生,而不是内科医生,怪吓人的。”奈布挪了挪步子,“但我觉得他现在确实有些排斥我,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“那就去找他问清楚啊。”艾米莉摊手,“还有,去找杰克之前,把镇静剂给我留下。”她冷冰冰的目光打向奈布的身后,似乎可以看出缠着绷带的手上抓着两瓶镇静药剂。

“哦艾米莉,别这样。”奈布几近哀求道。

“你不能再使用它们了,真的。”艾米莉严肃起来,“如果你就这么走了,我们会很伤心的。”

奈布愣了愣,随即在艾米莉的注视下,将两瓶小玻璃瓶放回原处,戴上了口罩。

“好吧,我投降。”

“反正也没几天了。”艾米莉最后听见了这样一句若有若无的话。她攥紧了手中的橡胶手套。

杰克……

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啊。

04.

只剩一天了。

奈布还是一点好消息也没有。

艾米莉的小诊室中,玫瑰花瓣堆积在角落,无论是新鲜,还是干枯,越来越多。医生悄悄地将它们埋在红教堂一旁——她也只能做这些。
 
“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你对他的心意?你的症状已经不能再拖了!”医生穿着蓝白拼色的护士服,她情绪开始激动起来。

“Hey,calm down,my friend.”奈布打了个手势,随即又咳嗽起来,“咳咳,我看他这样明显就是不喜欢我啊。说了有什么用?徒增烦恼么?”

“试了才知道。再者就算他真的不喜欢你,你也可以让他亲你一下,起码能保住你的命!”

“嘿,艾米莉,假如明天,我还没有成功的话,我就会来你的诊室。”

奈布似乎并没有听见她的话。

“到时候,麻烦你将我埋在红教堂旁,然后,告诉他们,”

“我离开庄园了。”

“这样大家都能好受点吧。”

佣兵的性子都很倔。

倔到什么程度呢?

他可以听见有人问自己,那人是否喜欢着自己。

如果不喜欢呢?

“如果不喜欢呢?”他问着自己。

他压根做不到像医生小姐所说的“保命”,如果不喜欢,他无法在那人或冷漠或厌恶的眼神下给他一个吻——或是说,强迫他给他一个吻。他无法想象那之后,他的表情会如何。他不想让两个人都受尽折磨,痛苦不堪——当然,也许只是自己这般痛苦罢了。

将来该如何面对?

又或是说,他有将来么?

就如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落入水里,溺毙其中——这是一个十分漫长而又痛苦的死亡过程。

那这样倒不如直接一走了之,对吗?

他这般问自己。

戴着兜帽的男孩少有的没有拉下他的帽沿,而是对着医生露出一个略显病态的笑容,却在阴霾中格外注目。

“……好。”她答应了。

艾米莉回过神来,周围依旧是掉了皮的墙壁,以及破旧的医疗设备。

居然答应他了。
 
她又开始恍惚了。耳边似乎传来细细的哭叫,脑海中不受控制地,闪过一幅幅令人不愉快的画面。

又一轮新月升起,与昨夜并未有什么不同之处。庄园的夜晚从来都是一个样。

她抬起头,咬咬牙。

不行。

她得去找杰克。

06.

杰克最近很不对劲。

就连神经大条的裘克都看出来了。

“杰克,你最近怎么回事?好像突然变了个人。”刚结束一局比赛的杰克在监管者的食堂中迎来了裘克暖心的问候,“看看你最近对待那些求生者可是越来越粗暴了,还险些违反了‘规则’,这可一点都不像个绅士。”

被问候的男子抬下眼看了看小丑。他肤色苍白,却不显出半点病态。身着黑色燕尾服、西装裤,戴着礼帽,身板笔直,若不去看右手用绷带缠起的指刃,他就是个真正的绅士一样。只可惜脸部被一块可怖的骷髅面具遮挡,掩盖住了他的容貌,以及所有的情绪。人们只能感受到他的赤色眸中透露出的寒光。

杰克正要礼貌性地回一个“我没事”,却被裘克的下文打断。

“还是说,你终于感悟到了人生真谛,卸下了你那副绅士的臭皮囊,想要重新做个杀人不眨眼的屠夫?我很是欣慰啊。”裘克故作感动地拍了拍杰克的肩,抹下一把老泪。

……去他/妈/的礼貌回应。

他嫌弃地拍开了裘克的手,“谢谢关心,我好得很。”

“说实话,真想用我的刀把你那副嬉笑的嘴脸剖下来。”

“好得很?如果你不把你的牛排切成这惨不忍睹的模样,或许我还会相信你。”裘克不屑道。杰克闻言,终于停下了他手中寒光闪闪的餐刀。

“真有那么明显?”杰克狐疑,淡定把裘克和自己的餐盘对调过来。一旁的里奥终于看不下去,这个真正慈爱的父亲开口插话,“连裘克都看出来了,你还觉得不明显吗杰克?”

“什么叫‘连我都看出来’……嘿,别动我的午餐,你这个伪绅士!”小丑先生拍桌以示不满。

一个面若纸白的女子双手端茶,浅浅品味。她身着暗色和服,黑发披散在腰间,而面前的餐桌上正静静躺着一柄折扇。

扇柄上貌似有什么金属闪着寒光。
 
她便是近日新来的监管者,“红蝶”,美智子。

“杰克先生,如若您因一人烦恼,为何不去试着与他聊聊呢?我想这会对您有所帮助。”
 
杰克一愣,随即看向美智子——她好像知道些什么。

他冷冷地注视着她,却久久不语。而美智子则是静静地品着杯中的绿茶,一口又一口。

“女人的心思往往比较细腻,杰克先生。更何况我只是根据我所做的猜测而为您提个建议,不必这般看着我。”美智子再开了口,“不试试么?这对您并没有什么坏处。”

“……OK,我尽量。”杰克微微颔首,离开了座位。

真是鬼魅一般的女人。
 
监管者宿舍前——

“我想我有必要和您谈谈,杰克先生。”

艾米莉深吸一口气,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,她对眼前高大的男人说道。后者则危险地眯起了双眼,缓缓开口——

“正巧,我也是。”

07.

“那么,女士优先。”杰克保持了他惯有的绅士风度。
 
“那么我就不绕弯子了,杰克先生。”艾米莉说着,手不自觉地攥紧,“是关于奈布他的。”

“果然么……”杰克不耐地扯了扯领带。艾米莉一愣,“你都知道了?这件事我和他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。”

“嗯。你最近和他走得很近。”男人的语言中透露出几分危险的气息,而面前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。

“那么,您能接受么?”她试探性地问道。

接受?杰克冷哼一声,接着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接受?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么?”他看起来有些恼怒,开始擦拭自己的指刃。

“只剩最后一天了!明天、明天他将会来我的诊室,然后宣告……”

他的死亡。

艾米莉开始激动起来,她说话时身子甚至颤抖起来。

“这些与我何干!”杰克冷冷道,他抬起右手,似有几分威胁的意味。令人没想到的是,医生猛地扯住了男人燕尾服的衣领,失声叫起来,“你这个没有同情心的怪物!你知不知道,奈布他……”

“艾米莉?”

医生的动作猛地顿住了。她颤抖着,松开了手,机械地回过头——

“啊,杰克,你也在……咳咳!”

映入二人眼帘的,是个戴着兜帽的男孩,他的眼角有些红肿,不知是失眠了还是如何。

与平日里不同的是,他的手中紧握着一把赤色的玫瑰花瓣。

08.

“……正好,你们聊聊吧。”艾米莉转身离开,留下二人沉默对视着。
 
“咳……我能进您的房间么,我想在那儿和您聊聊。”奈布难得用上了敬语。

“……好。”杰克终究是同意了。他转身带路,可赌气一般加快脚步。而奈布则快步追上了他。他微喘着气,有些力不从心,于是抓住了杰克燕尾服的衣角。

“……”杰克没有反应,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,继续带路。二人一路无言。

“咔嚓——”

“请进,奈布先生。”杰克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并示意奈布松开那只抓着燕尾的手——事实上,他并不想这样。但基于二人有些微妙的现状,他还是这么做了。
 
而奈布则直接松开了手——他从来不会想那么多。但就在进门的一瞬间,他顿住了身形——

皮质的沙发上盖着雪白貂皮;精致的茶杯有序地被挂在杯架上,摆在红木桌上;而另一张木桌上的物件则被打理得整整齐齐,雕镂着欧式花纹的书架上稀稀落落摆着几本纸质发黄的书;除此之外还有一张丝质的大床放在一旁。房间的一切都彰显出主人的“贵族气质”,这简直与佣兵先生的小宿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……呵,万恶的资本主义。

奈布这般想着,几乎忘了自己来这的目的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奈布不语,他摇了摇头,走到靠着巨大落地窗的沙发旁坐下。银白的月光洒在貂皮上,显得有些刺目;而反观奈布,倒是在柔和的光下多了几分病态美。

两人一站一坐,各有所想,却仿佛心有灵犀般沉默着,好像谁也不忍心打破这一气氛。

奈布看着窗外,杰克看着奈布。他一瞟,偶然间看见了佣兵颈圈下明显的锁骨,赋有游鱼般的线条,令人沉迷。但从这个角度,也可以察觉到那人侧脸透露出的憔悴——他不知为何,胸腔部空落落的地方貌似被人揪起,还带有微微的刺痛。

怎么会呢?

杰克低下头,盯视着方才揪痛之处。

“嘭咚——嘭咚——”

奈布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猛烈的心跳。他有些透不过气了。

“你……看起来瘦了很多。”斟酌再三,杰克开了口。他淡淡的话语中没有透露出半点情愫,就如一个优秀的伪装者,不会轻易将真实的一面毫无顾忌展现给他人。

“嗯……大概吧。毕竟求生者的伙食可比不上监管者。”奈布笑了笑,但双目却一直盯着窗外,不肯转过头来。由于戴着口罩,杰克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。但他总觉得,奈布在极力忍耐着什么。

“哒、哒、哒……”

沉稳的脚步声从耳边传来,佣兵通过余光,注意到那人正朝自己走来。他扯了扯兜帽。

冰凉的触感从锁骨上的皮肤传来。

佣兵的身子一颤,却没有阻止,只是将兜帽拉得更低,低头看着被杰克触碰的地方,那儿有一条细长的伤疤。

“与人说话时,总把目光放在窗外可是不礼貌的,小佣兵。”杰克描摹着伤疤的形状,另一只手则缓缓移动到佣兵的腰后,一把箍住——

“!!啊……杰克先生……”奈布的睫毛如蝶翼般扑朔着,苍白的面颊上染了一层霞红,这让他终于有了一丝血色。

“窗外有什么?”杰克在佣兵的耳边吹气,“是你的小女朋友么?呵呵……”

佣兵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,明明体肤相近,杰克的话语间却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。他急忙解释,“不、艾米莉她不是……咳咳咳!等等,我可以认为……你是在吃醋?”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,是我自作多……”

“是的。我在吃醋。”杰克开口。

“?!”奈布愣住了。他的瞳孔猛地放大,蓝色的眸中升起着细碎的光。

“我在吃醋、我在嫉妒,我嫉妒得快要疯了。”

“每当看见你与他人交谈甚欢,我便很难受。在每一场游戏中,我都想将他们开膛破肚。但基于他们是你的朋友,基于不能违反‘规则’,我没有这么做。”

“我简直烦透了一次次在你面前伪装,那很累。你的眼睛好像能看透我的内心,穿透我骨子里那肮脏龌龊的物质,让我无处遁形。我在你的面前根本无法像一个优秀的猎手,优秀的伪装者。”

“每每见你受伤时,我这里都会揪痛,”他指了指自己胸膛,“你总说我对你们的横抱是‘留给猎物最后的怜悯’,其实不然,我只希望对你这么做。我不想像他们那样将你绑在气球上,让粗麻绳与荆棘撕裂你的伤口。我做不到。”

“可能……是因为我喜欢你。”他摘下骇人的面具,露出他真正的容貌——那是一张如此俊美的脸,因为少见阳光而没有血色,但五官如雕刻一般精致,令无数少女着迷。

佣兵与男人赤色的眸子对视了。他从中看见了与自己一般的深情,他呆住了。
 
“不,我爱你。”原本半蹲的身子已成了单膝下跪的模样,开膛手将佣兵的左手轻轻抬起,在上面虔诚地烙下一吻。

奈布的心跳快得不可收拾。被吻过的地方如被炽焰灼烧——他忽然笑了起来,摘下了他的口罩,玫瑰花瓣簌簌落在两人腿上,洒在白貂皮毛中。

“哈哈……”他笑着,花瓣就从嘴中飘出。

“!奈布,你……”

“嘘——”佣兵竖起食指,抵在嘴边。

“没想到……我们是同类人啊。”我早该想到的。他抚上杰克的脸,二人缓缓缩短距离。

冰凉的唇瓣相碰,随即舌尖交缠在一起,难解难分,发出“啧啧”水声;来不及咽下的津液自两人嘴角下落,好不色情。

接吻以奈布的缺氧而告终。

两人被迫分开,从口中飘出两片花瓣,相视一笑。

吐出玫瑰,其实无他。只是因为你喜欢玫瑰,我喜欢你。

如若化作花朵,留存在白教堂的一角,希望是那朵玫瑰。当你看见时,能在上面留下浅浅一吻。

剩下的余温,存留一刻都好。
 
此生无悔。

“我也爱你,笨蛋。”

月光撤下,倾洒在相依的二人身上,他们倾诉着最动人的誓言。

THE END.

请求

帮大大们转一下,也希望排班能恢复原来的样子

菌口草禾:

是…真的限流了


yukika:



我的最新只能划7-8个啊!!!cnm再往下划都划不动,只能看着一行什么分享给朋友吧,三个小时不刷就觉得好像漏掉了啥,为了能不漏我cp的内容屏蔽了好几个其他副cptag,lof我求你做个人行吗?!




焦糖海盐巧克力:







虽然没更新但还是受到了限流的影响,一方面是我自己首页没有别人推荐看不到关注的太太的更新,另一方面是我自己发的东西昨天一个小时阅读量八十多,求lofter做个人吧








空桑:















请求











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






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






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






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






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






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






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






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






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






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






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











 @LOFTER小秘书